首页 房产 家居 婚嫁 汽车 亲子 美食 手机版
十年全职,她养俩娃、读博士还出了书,哪来的时间?
查看: 849|回复: 0

[其他] 十年全职,她养俩娃、读博士还出了书,哪来的时间? [复制链接]

qrcode
发表于 2017-10-25 1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佑天 于 2017-10-25 15:04 编辑

十年全职,她养俩娃、读博士还出了书,哪来的时间?

我上大学时,有篇英语课文叫“The Trying Twenties”,老师翻译成“痛苦的二十多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岁”。当时不明白,trying为什么翻译成痛苦呢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QQ截图20171025142806.jpg

今年三十三了,回头来看,觉得翻得颇有道理。Trying,那种焦躁的,不甘心的感觉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那种随时随地把自己放在沸水上蒸腾的骚动,那种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知道去向何处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不知道自己到底属于哪里的空荡,当然是一种痛苦。
         
-1-
我是2008年结婚的。那时候在念研究生,心里打定主意毕业不要做新闻本行了。上课
之余打了几份工,有在外企的,有在ngo的,有在小创业公司的。未来会怎么样呢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象不出来,但总觉得应该天大地大,踩着高跟鞋,出入高档写字楼,一派风光。
结婚是临时起意。虎皮爸研究生毕业不读博了,在硅谷找了份工作,暑假回国前,电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里问要不要顺便结个婚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就这样顺便结了个婚。用几年后流行的话说,也算裸婚了。
结婚以后去美国玩,一起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公寓,空空荡荡的,一点一点往回搬家具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七零八落不成套,但新生活就此展开。
我从来没想过出国,跟大多数恋乡的上海人一样,总觉得外头有什么好去的。但既然结了
婚,出了国,也就开始糊里糊涂准备GRE和申请学校。因为自诩考试型选手和不爱背单
词,没有认真准备,GRE考得很糟糕。但糟糕的成绩也要申请啊,凭着模糊的兴趣,挑了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两个专业:一个社工,一个教育学。
半年里陆续收到了拒信,这是我在美国受到的第一个打击。虎皮爸自有安慰我的方法:还
好你没申上,你申请的时候我就想说,你是如何能够精准地从几百个专业里挑出收入最低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最难找工作的两个的呢?

看到我翻白眼,他只好往回找补:你不是一直想念法律么?考个LSAT申法学院啊!
我果断拒绝。LSAT据说比GRE更难考,我GRE已经考那么烂了,难道还要受LSAT蹂躏?
法学院那么难学费又那么贵,以我的英文程度,难道真的能顺利毕业在美国当律师么?
你看,20出头的时候,心气多么高——为了不被拒绝,我先要斩钉截铁拒绝别人
     从小到大的人设都是好学生,当班干部,上好大学,念好专业,恋爱结婚也算一帆风顺,我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为什么要被人挑拣拣拒绝呢?
-2-
申请的事余波未了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,大女儿2009年出生了。那时候仍住在一室一厅的公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寓里,抬头低头转身闭眼都听到婴儿的哭泣,心里很长一段时间难以接受。
我国内的同学尚在升职加薪鲜衣怒马环游世界,而我却要每天对着一个新生儿的屎尿屁?那段
时间,我花了很长很长时间在开心网,msnspace和淘宝上。总觉得现在的生活不是我的,我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属于网线那头国内的花花世界。
虎皮爸很看不惯我的生活方式,觉得我沉溺在缅怀虚假的过去。你为什么不能积极向上一点呢
?我不知道,大概一个不会开车、英文一般,整天关在同一个空间只能对一个小婴儿“呀呀吧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吧”的人,多少都容易不积极吧。
老大一岁的时候我开始自己一个人带娃。带她去公园遇到一个越南妈妈,她邀请我去她家玩,我
好开心,终于又可以有正常社交!但从她家回来后,我沮丧许久——因为我发现我根本没办法说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英语了,连正常沟通都做不到。
我一开始以为只是自己英语差,再不情不愿,也接受了这个事实。但那一年回国,和大学闺蜜聚
会,我忽然发现,我连用普通话正常和人沟通都做不到了。脑袋空白,一说话人紧张地哆嗦,所
有的词句冒出来都磕磕绊绊不连贯。那次聚会后我看着闺蜜花枝招展的背影,忽然想:以前我跟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她一起,也是代表校辩论队打过全国比赛的呢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那应该是二十大几时候,人生最灰暗的段落。

-3-
2011年时,我27岁,30大关就在眼前。那时已经不在乎自己是什么名校毕业,精英人设了。在国
内下决心不干新闻的我,决定在硅谷找个跟老本行相关的工作。当时心里想:凭我的学历和实习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历,总该能找到吧?
电台、电视台、网站、报纸,华人媒体投了一遍也面了一遍,最后都是拒信。面试官问:你有合法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工作身份么?又问:你跟社会脱节那么久,还能上班么?
如果我还是那个20出头的自己,一定拍案而起:就你们这种业务水平,在国内不过是个社区媒体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还敢看不起我?但那时候,真的绝望到了谷底——原来真的一个要我的地方都没有呢。
   有一次参加校友聚会,有一个打扮得蛮职业的女性对我说:我觉得我们这里可能有个职位很适合你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你要不要来面试一下?
为了那个面试,我翻箱倒柜,兴高采烈翻出了n年前从国内带来的职业裙,还特地去商店里配了件外
   套。一路赶去的时候,感觉硅谷的天好蓝,空气从来没有那么新鲜。周围的路人又漂亮又友好,每个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人脸上都挂着笑。而我也一直笑,直到我进到那个会议室——原来就是一个老鼠会。
  然而连老鼠会都不待见全职主妇呀,追着我问:你回去跟你老公聊聊,看看他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?
   虎皮爸安慰我:一定是因为身份问题,不如,你先去社区大学念个书吧!就当学个英语,到时候有身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份了,就可以找工作了。
于是去社区大学报名。选专业的时候,想到自己一直的法律梦,选了paralegal(法务助理)。做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成律师,在律所上上班也好啊。
在社区大学的那两个月,大概是我整个心态的转折点。在国内上大学时,随便翘课、上课睡觉、不做
作业、考试临时抱佛脚,都是家常便饭。但那个时候忽然知道了:原来学习的机会是可贵的。于是认
真预习,用心做每次作业,上课专心听讲。满校园都是鲜嫩的眼睛和大长腿,朝气蓬勃的,让我觉得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心里有东西在发芽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而最让我触动的,是上课时候坐在我身边的一个大妈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大妈五十多岁了,头发一半花白,没有车,没有钱,说来上课是要给自己的职业换跑道,以后当
paralegal。我心里很震撼:50多岁了重新上学换跑道?但更震撼的,是有一次课间我看到大妈在看
书,她见我好奇,便把封面翻过来给我看,赫然是那本我从本科起就没看完过的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义精神》。

QQ截图20171025142837.jpg

人生真的有那么多限制么?几岁就必须干嘛?没钱就必须蝇营狗苟只关心生计奔波?
直到今天,我心里还是很感激那个忘了名字的大妈,希望她已经顺利毕业,找到了一份好工作。

-5-
社区大学上了两三个月后,发生了两件事情。一件,我下决心考LSAT申请法学院,另一件,我怀了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老二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那一年,我忽然不焦虑了。
  曾经的自尊,面子,自我设限都不重要了,跟别人生活的比较不重要了,是不是会被拒绝打击也不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要了。人生重要的事,变成了有没有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和有没有为之认真努力。
老二出生后,从月子里我开始复习LSAT。半夜,一盏台灯几本书,耳边是泵奶器的声响节奏,觉得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岁月静好。一本又一本书,一套又一套真题,牵扯出一段颇为漫长的备考岁月。
生活并不会因为你打了鸡血变得容易一点,只是我不再害怕失败。LSAT我考了三次,总算考到一
个比较理想的成绩;申请学校也不算顺利,有家有口的两娃妈,和22岁大学刚毕业的小朋友比起来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要平衡兼顾的多了太多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一转眼到了2014年,我三十岁了。
三十而立,我立了些什么呢?全职在家呆了六年,曾经抑郁到自我否定,也学着拥抱所有的新机会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学会不和别人比较人生,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站起来。
那年年底,我弄完了所有申请,也拿到了现在学校的入学offer。也是那一年,微信公众号开始流行,
我开始给几个朋友的公号写点育儿鸡汤。笔名取什么呢?看着脸上被加州阳光晒出的一脸斑,打下了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“虎皮妈”三个字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2015年,我开了自己的公号,开始写小说。同一年的8月,我开始上法学院,每天上下学开150公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里路,啃看不完的案例,练legal research, legal writing, oral argument,相信自己有真正穿正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装上法庭的那天。

-6-
从2008年到2015年,漫长的蛰伏里,所有的标签都曾离我远去。曾经一起并行的同学朋友,都去到
了我看不见的远方,只有我一个人留在原地。二十岁出头时候想象的自己,到底没有出现,或许也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会再出现了。没有鲜花,没有掌声,没有骄傲,也没有虚荣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但接纳了这一切后,我忽然感觉,自己自由了,有可以做自己想做事情的自由了。
曾经呆在家的日子里,我投过各种各样简历给各行各业,相关的不相关的,喜欢的不喜欢的,懂的不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懂的。心里焦躁的是,到底有哪个地方会要我。但后来,我开始想,我到底要去哪里。
我时常回忆起小时候的一个场景:有一天冬日的晚上,大人带我路过十六铺码头,看到一个穿着黑衣
    黑裤的人从冰冷的黄埔江里走出来。他的衣裤质地奇特,在月色下泛着冰冷的光,和江水的凛冽一起,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在我心上荡了一荡。我问大人:他在干嘛?大人说:他的工作是把船拉靠岸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竟然有人做这个工作!那么晚,一个人,要下到黄埔江的冰冷里去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这个黑衣人的身影在我脑海里徘徊了很久,我脑袋闲下来就会想:他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呢?
30岁的我,写很多故事时,其实怀着的也是同样的好奇和心情。笔下的那些小人物是有血肉情感的,
是让我好奇和同情的:被骗婚到美国的虚荣女孩,遭遇股灾跳楼的上海阿姨,相爱相杀的母女,去商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店偷衣服的胖女孩,为了改变阶层奋力嫁人的“少奶奶”……

QQ截图20171025142848.jpg

这两年,我当然同时还在法学院上课,朝着我的美国律师目标努力。有朋友对我说:你不应该去念法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律,念了法律人太理性,你的笔下就不会有那么多感情,写不出好的小说。
    虽然写不写得出好小说是自己的能力,这个锅法律不能背,但客观事实上,教材里法庭里的那些案例,
常常都让我心里升起同样的写作欲望。比如《一步之遥》是看刑法教授笔记得到的灵感,《杀夫》则
是看了教材里一个判例,虚构的初审庭审场景(当然当时还没有学Evidence“证据”,写庭审难免有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点漏洞)。
-7-
乔布斯说:人生的遭遇就像一个又一个零落的点,要到很多年后回望,才能清晰地看见它们之间的连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接。
不管是学新闻、写小说、还是念法律、写剧本,又或者是曾经考虑过的学教育当社工,让我喜欢的,
   一直从来都是“看到”那些人和那些故事。这件事情,从小到大都没有改变。而在过去的十年里,或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许是为了让我更好地看到,生活让我学会了谦卑、学会了忍耐、学会了等待、学会了相信。
   如果我不曾出国,我现在会在干嘛呢?如果我当时申请上了教育和社工,我又在干嘛呢?如果我过上了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二十岁时想要的光鲜人生,又会怎样呢?
      人生是条单行道,这些答案我都不能知道了。但我知道的是,2017年,我渐渐把人生过成了自己真正想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要的样子。
      2017年,我去法院刑事庭实习,还有一年就可以毕业,考Bar,成为一个律师;2017年,我签了第一部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编剧合约,要写一个青春故事;2017年,我第一本短篇小说集《人间故事》终于出版了!
       如果回到十年前,我大概会对那个20岁出头的自己说:虽然trying twenties你会经历一些,但是,请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不要放弃,try hard。
          一路走来,谢谢自己,还有所有曾经帮助过我的人。感谢家人、朋友、老师、同伴、超妈群的姐妹,更感
谢一直看我文字愿意给我鼓励的你们。谢谢大家,希望每个人,都能找到让自己舒服的生活姿态。
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投诉处理|手机版|Archiver|帮助中心|法律顾问(丁律师13706106116)|

客服:0511-86588000 广告部:0511-86580666 86520099 QQ:6078942 E-MAIL:dyhj@qq.com

丹阳翼网 ( 苏ICP备05003134号 经营性ICP证:苏B2-20140213号 )

GMT+8, 2017-11-24 21:09 , Processed in 1.077227 second(s), 19 queries , Gzip On.

系统支持: Discuz! X3.2

互联网电子公告专项批文号:苏通【2009】312号

版权所有:丹阳翼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返回顶部